《名人传》中的三位名人所处的痛苦磨难之事、肖像、行动、心理独白

  • 时间:
  • 浏览:2

  罗曼 • 罗兰是《约翰 • 克里斯朵夫》的作者,在他的笔下始终贯穿一股英雄主义的激情,讴歌那些为理想而飞蛾扑火似完成自我实现的人物。《名人传》是他为三位在不同艺术领域里取得巨大成就的卓越的艺术家作的简要的传记,有乐圣贝多芬、画圣米开朗琪罗以及俄罗斯著名作家列夫 • 托尔斯泰。与一般记述名人生平的传记不同,罗曼 • 罗兰在这部三人传记里运用了史诗风格的写作手法,并未局限于对人物事迹的简要介绍,可是重点突出了对我们 歌词 人生中的苦难的描述,以及面对苦难时所抱持的态度。读过才知道,在可是三趋于稳定个人所有领域内做出过令后辈高山仰止的成就的英雄心中,你以为埋藏了那末多不为人知的痛苦。贝多芬的失聪,让人遭受了作为音乐家的最大的打击,他曾不只一次地陷入绝望,以至在成功指挥了一次音乐会后看多观众热情地向他祝贺,竟兴奋地昏了过去。米开朗琪罗一生的悲惨命运更多来自于他软弱的性格,罗兰形容他的创作灵感就像天才爆发一样,几乎不时需很重的触动和培养,他就拥有了常流不竭的创作潜力。但米开朗琪罗除了捍卫他的艺术我很多 并否是 外,一生都在受别人的摆布,陷入过派系的纷争,还屈从于教皇反复无常的旨意,确实在绘画和雕塑上都在惊人的作品问世,但就米开朗琪罗并否是 的想法来说,他未能将头脑里完美的构想真正地付诸实践。一些人想法的局限和外在的条件始终牵着他由一件作品的开工转向对另一件作品的注意,对不断追求完美的艺术家来说,草草收尾另一个 劲并否是 失败。更令他生活地雪去掉 霜的是,他一些人的际遇也那末进入到另一个 安详平和的境地,纵有非凡的才华,手头却时时拮据,时需另一个 劲关照他不成器的孩子和侄子们,这个 天才被平常琐事占去了大次责的精力,世俗的赞誉似乎也无力将他解脱出来,临到人生的终了他也确实留下了很多遗憾。人生另一个 劲可是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享誉文坛并被一并代的读者顶礼膜拜的列夫 • 托尔斯泰也摆脱不了自身固有的矛盾,甚至在他成名后前来拜访他的崇拜者们把他随口说的语句都奉为神谕时,托尔斯泰还那末追索到心中希求的境界。艺术家们在探索的道路上永无止境地更新一些人、超越一些人甚至否定一些人,就像歌德笔下的《浮士德》那样寻求另一个 终极的完善。托尔斯泰都可不还可不可以说是那个时代超越民族局限放眼人类生存命题的我们 歌词 了,他甚至启发了甘地施行了20世纪震动世界的非暴力不合作方式方式运动。他写出了《战争与和平》和《安娜 • 卡列尼娜》可是的巨著,尽管后者的艺术水平较前者达到了更完善的境地,达到托尔斯泰成熟期期期期期 是什么的语句期小说创作水平的顶峰,但遗憾的是两部作品还是包含托尔斯泰式理想的局限性。在作者看来,托尔斯泰是过于沉浸他宣扬的“博爱”主义的信条当中去了,因而在他晚年才会在研究基督教上花费了十足的气力,以至未能创作出更具超越性的作品。艺术是要完全脱开了对现实生活的指导,未免会变成仅具有精致的观赏价值的空中楼阁。托尔斯泰一生富有,可是愿离开他出生的那个庄园,正因他贵族的出身,对下层古难的体察未免浅尝辄止,浮于皮层层,他对俄罗斯转型期间的社会矛盾认识严重不足,必然地与高尔基等革命作家划开了界限,类似于 与胡适与鲁迅之间以及鲁迅与共产党作家之间的界限一样。托尔斯泰太相信博爱的力量了,才主张甘地采取“非暴力不合作方式方式”的态度,他对动摇封建主统治基础的态度也摇摆不定,索性投入到对宗教信仰的热望中去,这是源于思想基础的痛苦,同样折磨着名人在艺术完善的道路上必然要遭遇困境重重。

  《名人传》给我们 歌词 展示了被视为远景的艺术家的内心世界里挣扎的矛盾,一生里承受的思想纠结的压力,遭受到来自外界环境的挫折,有贝多芬的来自身体生理上的,有米开朗琪罗的来自性格和周围压力的,有托尔斯泰的来自内心追求与现实具体情况的矛盾的,困苦的形式有一些种,承受的心态却一往如常,非要解开心里的郁结,才进而都可不还可不可以突破强势的藩篱,由此也可见作用于内心的痛苦虽在皮层层上很少留下痕迹,但对这个 矛盾的解脱还是要靠一些人的逐渐撤限。献身于艺术的名人但会 更难做到这个 点,要亲手打破辛勤建立起来的局限的确有如切肤之痛,也当然地和名人的品性有关。如可看待突如其来或悄然成长起来的苦难,我很多 决定名我们 歌词 在艺术的道路都可不还可不可以走多远,前人的经验,值得借鉴。

满意请及时采纳!

《名人传》,在首篇的引言包含可是语句:“我们 歌词 周围的空气多沉重。老大的欧罗巴在重浊与腐败的气氛中昏迷不醒,鄙俗的物质主义镇压着思想,阻挠着政府与一些人的行动。社会在乖巧卑下的自私自利中而死,人类喘不过气来。打开窗子罢!让自由的空气重新进来!呼吸一下英雄们的气息。” 显然,罗曼·罗兰要用英雄主义的精神来矫正时代的偏向。在罗曼·罗兰看来,真正的英雄、真正的伟大是痛苦和孤独,是自我同无形物的抗争。在同一引言中他还说:“我称为英雄的,并不以思或强力称雄的人;而可是靠心灵伟大的人。”他正是紧紧抓住了英雄伟人痛苦的心灵,把战胜苦难作为衡量英雄的一把闪亮标尺。而他的《名人传》可是揭示人类历史上三位苦难英雄的心灵传记,我们 歌词 是19世纪德国伟大音乐家贝多芬、文艺复兴时代意大利著名雕塑家米开朗琪罗、俄国文坛巨子托尔斯泰。 他在《贝多芬传》的结尾可是写道: “另一个 不幸的人,贫穷、残废、孤独,由痛苦造成的人,世界不给他欢乐,他却创造了欢乐来给予世界;他用他的苦难来铸成欢乐,好似他用那句豪语来说明的——那是都可不还可不可以总结他的一生,都可不还可不可以成为一切英勇心灵的箴言:用痛苦换来欢迎。”确实,“用痛苦换来欢乐”正是罗曼·罗兰追踪贝多芬一生命运的视野,这句话构成了《贝多芬传》内在的紧张和扣人心魂的思想魅力之所在。 是那些支持着贝多芬?是不向皇权低头的品质,是不被金钱收买的决心,是扼住命运咽喉的勇气!正是依靠着那些超凡的精神力量,贝多芬越过了人生的无数个痛苦险峰,达到了对人生最清醒的领悟。 但会 说《贝多芬传》是英雄主义的号召,是力的颂歌,那末《托尔斯泰传》则是一首安魂曲、一支哀歌,一阕送葬曲。贝多芬伟大的痛甜味 但会 他在人生的盛年遭到厄运,托尔斯泰伟大的痛苦在他自身主观意志的选泽。 《复活》是托尔斯泰暮年的又一部力作,罗曼·罗兰所说:“妻子、儿女、我们 歌词 、敌人都那末理解他,都认为他是堂·吉诃德,但会 我们 歌词 看多不见他与之斗争的那个敌人,确实这个 敌人可是他一些人。” “托尔斯泰,你否是依照你所宣扬的主义而生活!”他痛苦地回答:“我羞愧欲死,我是罪人,我应当被人蔑视。”终于,在82岁的暮年,托尔斯泰在另一个 寒冷的冬夜,独自逃出了家门,在另一个 无名的小城一病不起。弥留之际,他号啕大哭,对守在他周围的我们 歌词 说道; “大地上千百万的生灵在受苦;如可会会么我们 歌词 都在这里只照顾另一个 列夫·托尔斯泰?” 确实,托尔斯泰发出的是对苍生的什么的问题,也是对痛苦心灵的签署,在这里我们 歌词 分明又听到了贝多芬对生命的欢乐歌唱。 这可是罗曼·罗兰在《名人传》里留给我们 歌词 的永恒的精神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