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城》讲的是什么故事

  • 时间:
  • 浏览:3

回到上海,方鸿渐住在已去逝的未婚妻周淑英家。周淑英的父亲是上海点金银行的经理,却说周家出钱让方鸿渐出国留学的。周太太向方鸿渐打听苏小姐,并希望认他的太太为干女儿,这让方鸿渐很惊慌。方鸿渐回到本县探望好多好多 人的父母,听说方家留洋的博士回来了,当地的校长想请方鸿渐为学生们做一次演讲,谁知方鸿渐竟对学生们大讲特讲起鸦片和梅毒来,这让校长很尴尬。

赵辛楣与中文系主任汪处厚的年轻太太有了越轨交往,而老校长高松年也对汪太太抱有非分之想,就向汪处厚揭发亲戚大伙儿 的私情,赵辛楣只得抛妻弃子三闾大学。他到了重庆进了国防委员会,颇为得意,比起出走时的狼狈,像换了另另一好多好多 人。

方鸿渐在报馆里的差使什么都没办法 ,赵辛楣为了你可以远离苏文纨,介绍他到三闾大学去任教,而三闾大学的校长高松年一再催赵辛楣到三闾大学任政治系主任,他被苏小姐拒绝后就答应了。

赵辛楣走后,方鸿渐却说想在三闾大学呆下去了,好多好多 人筹划着退掉高松年的聘书,并在信中痛痛快快地批评校政一下,借此发泄你这个 年来的很伤心 。谁知他并未接到聘书,孙小姐倒是有聘约的,连薪水也升了一级。孙柔嘉退掉聘书与方鸿渐共同离天三闾大学。

孙柔嘉和方鸿渐二人之间也总是争吵不断,亲戚大伙儿 都想按着好多好多 人的意志行事,结果总是地处冲突。亲戚大伙儿 为了择职吵,为了亲戚吵,为了亲戚大伙儿 吵,甚至总是,为了随便语录也要吵。夫妻结合犹如冤家相逢,互相把对方当作出气筒。柔嘉让鸿渐到她姑母的厂里去做事,而鸿渐想到重庆去找赵辛楣,两人为此事又大吵一顿,最后鸿渐离家出走。另另一好多好多 人在大街上闲逛,最后还是决定回家与柔嘉和好,等他到家时发现柔嘉将会走了。

方鸿渐回到上海,出于礼貌去拜访苏文纨,在苏家认识了苏文纨的表妹唐晓芙和赵辛楣。赵辛楣的父亲跟苏文纨的父亲是同僚,辛楣和文纨从小共同玩,辛楣对文纨一往情深,可苏文纨的心思却在方鸿渐身上,赵辛楣与方鸿渐初次见面,就产生醋意。方鸿渐借看苏小姐为名去看唐晓芙,并暗中与唐晓芙恋爱。而赵辛楣和“新派诗人”曹元朗却与他争风吃醋,苏文纨也希望借此来抬高好多好多 人的身价。而赵辛楣也真的醋意大发,无须放过一任何个扫方鸿渐面子的将会。在一次聚会上,故意将方鸿渐贯醉,让方鸿渐当着苏文纨的面出丑,苏小姐对方鸿渐表示关心,并送方鸿渐回家,这让赵辛楣感到很失望。

赵辛楣、方鸿渐、孙柔嘉、李梅亭四人费尽了周折终于到了三闾大学。三闾大科学学为了躲避战乱而重新组建的学校,学校必须一百五十八位学生,之前 聘好的教授十之八九托故不来了。因方鸿渐的学历中没办法 学位证书而被聘为中文系副教授。

方鸿渐想从桂林坐飞机到香港,否则再回上海,写信让赵辛楣给他弄飞机票,赵辛楣回信说他母亲也要从重庆到香港。方鸿渐与孙柔嘉在香港举行了婚礼,在香港遇到赵辛楣和苏文纨,而此时的苏文纨已是曹元朗的夫人了。苏文纨怠慢了方鸿渐和孙柔嘉,孙柔嘉感到受了委屈,回到旅馆免不了与方鸿渐大吵一顿。

方鸿渐无意与赵辛楣为敌,将会他无须爱苏小姐,他爱的是轻漂亮、聪明活泼的唐晓芙。苏小姐明白了你这个 切之前 ,恼羞成怒,将方鸿渐以往买假文凭、与鲍小姐鬼混等丑事添油加醋地告诉了唐晓芙。唐晓芙退回了方鸿渐写给她的情书,并要方鸿渐把她的信也删剪退回。方鸿渐感到像从昏厥里醒过来,现在结速不住的心痛,就像因蜷曲而麻木的四肢,到伸直了血脉流通,就实在刺痛。

在一次晚宴上听范小姐说陆子潇追求孙柔嘉,给孙小姐写了好多信。这件事仿佛在复壁里咬东西的老鼠,拢乱了他,他想好多好多 人并未爱上孙小姐,何以不愿她跟陆子潇要好?孙小姐有她的可爱,不过她妩媚得不稳固,妩媚得勉强,都在真实的美丽。孙柔嘉已有意于方鸿渐,故意就此事向方鸿渐请教处置方法。方鸿渐对孙小姐实在还却说朦朦胧胧好多好多 好感,却下意识起了妒意,建议孙小姐将陆子潇的情书,不加任何答复地删剪送还。

故事主人公方鸿渐在欧洲留学四年换了三所大学,最后从爱尔兰骗子肩上买了子虚乌有的克莱登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四年后与苏文纨乘同两根绳子 船回国。同学的之前 ,苏文纨并没把方鸿渐中放眼里,她把好多好多 人的婚姻看得太名贵了,身为女博士,她反实在崇高的孤独,没办法 敢攀上来。这次同船回国对方鸿渐的家世略有所知,人却说讨厌,似乎都在钱,已准备向方鸿渐示爱。但将会稍微矜持了好多好多 ,方鸿渐竟被已有未婚夫的放荡的鲍小姐引诱了去。苏小姐妒火中烧,骂亲戚大伙儿 无耻。然而鲍小姐之前 下船,她就马上打扮得袅袅婷婷来找方鸿渐。

回到上海后,孙柔嘉你可以立刻去婆家,要先回娘家,婆婆嫌孙柔嘉架子太少,不柔顺。对她初次见面没办法 给公婆叩头也耿耿于怀,因而常常敲侧击、指桑骂槐地撩拨她和儿子的关系。柔嘉有另另2个妯娌,之前 矛盾重重,但有一次听见公公夸孙柔嘉是新式男人能自立语录,便马上把她认作共同的敌人,尽释前嫌,一致对外。孙柔嘉做梦也想必须她成了妯娌二人的和平使者。她们不仅肩上对孙柔嘉挑剔诽谤,当面说话也常常暗藏机锋。